旅游资讯

栏目分类:

钩沉这两位工人运动领袖,为何被周恩来赞为中

  “工友们,我们大家联合的机会到了!”在诞生于上海的《劳动周刊》上,几个大字格外醒目,这份党领导下的第一份全国性工人报刊,将革命年代工人运动的画面重现在世人面前。

  日前,《不忘初心——上海市档案馆藏红色文献选萃》在市档案馆外滩馆首发,该书从市档案馆馆藏中选取1919-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宣传工作中形成的大量刊物、书籍、文件、宣传品等红色文献,共选录红色文献190余组,采用图片700余幅,生动再现了党在上海的伟大历程。“很多都是第一次见。”纪实文学作家叶永烈将书中展示的红色文献比作“黎明时分的启明星”,他说,该书如同一根“红线”,串起了一件件珍贵的历史文献。

  五一劳动节到来之际,本文摘取书中反映工人运动的红色文献,缅怀革命先辈坚持理想信念毫不动摇的坚强意志。

  “工人的喉舌”——国内创刊最早的工人刊物《劳动界》

  

  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领导下的第一个产业工会——上海机器工会临时会所旧址(原自忠路225号)

  “教我们中国工人晓得他们应该晓得的事情”,1920年8月15日,秉承着这样的办刊宗旨,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创办了当时国内创刊最早的工人刊物《劳动界》。

  该刊由新青年社编辑出版,由陈独秀、李汉俊负责编辑,陈望道、李达、邵力子、陈为人等人为主要撰稿人,是我国先进知识分子向工人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最初尝试。

  

  《劳动界》第8期

  作为当时国内创刊最早、出版时间最长、影响最大的工人刊物,《劳动界》设有“国外劳动界”“演说”“时事”“小说”“诗歌”等栏目,运用通俗生动的语言、浅显明了的事例反映工人生活,介绍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和国内外工人运动及工会活动情况,揭露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实质,号召工人联合起来,为“改良劳动阶级的境遇而斗争”,被誉为“工人的喉舌”“工人的明星”。1921年1月23日,因被军阀政府查禁而停刊,共出版24期。

  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办的第一份全国性工人报刊——《劳动周刊》

  

  《劳动周刊》第13号:“工友们,我们大家联合的机会到了!”(左)、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旧址(原成都北路893弄3-7号)(右)

  1921年8月11日,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国工人运动的第一个总机关——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,主任张国焘,干事李启汉,通过出版《劳动周刊》、举办工人补习学校、组建工人俱乐部、成立产业工会等,使中国工人运动得到飞速发展。

  1921年8月20日,《劳动周刊》在上海创刊,由张国焘兼任主编,后由李震瀛、李启汉任主编。它是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机关报,也是中共领导下的第一份全国性工人报刊,辟有“评论”“通讯”“社会调查”“工会消息”“劳动界消息”等栏目。该刊主要揭露资本家剥削工人的事实,反映工人生活贫困的状况,报道各地工人罢工斗争。针对工人文化水平低、劳动量大、时间紧的实际情况,该刊所载文章力求短小精悍,简明扼要。一篇文章一般只有几十到几百字,通俗朴实,尽量让不识字的人也能读懂。

  《劳动周刊》的宣传对工人运动起到了有力指导作用,对教育工人提高阶级觉悟也起到了显著作用,受到广大工人的欢迎。1922年6月9日,因“言论过激”遭公共租界工部局勒令停刊,共出版41期。

  血祭的五一

  1922年1月,因支持湖南第一纱厂工人罢工,黄爱和庞人铨被军阀赵恒惕杀害,黄爱被砍三刀后,仍奋力高喊:“大牺牲,大成功!”

  

  黄爱(左)、庞人铨(右)

  当时在德国留学的周恩来听到噩耗,极为悲愤,写下题为《生离死别》的长诗,言道:“壮烈的死,苟且的生。贪生怕死,何如重死轻生!生离死别,最是难堪事。别了,牵肠挂肚,死了,毫无轻重,何如作个感人的永别!没有耕耘,哪来收获?没播革命的种子,却盼共产花开;梦想赤色的旗儿飘扬,却不用血来染他。天下哪有这类便宜事?”并称赞二人为“中国的卢(森堡)、李(卜克内西)”。

  为缅怀两位烈士,1922年5月1日,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特作出决议,将黄爱、庞人铨殉难日——1月17日定为中国劳工运动纪念日。当年劳动节到来之际,湖南劳工会编印特刊《血祭的五一》,内有庞人铨等人的遗著《“五一”劳动节》等。

  

  《血祭的五一》(左)、湖南劳工会驻沪办事处创办的《劳工周刊》(右)

  “藏”在《滑稽大王》中的工人运动

  《时新毛毛雨》《散花舞》《滑稽大王》……单看这些标题,恐怕很难将它们与红色文献联系到一起,其实,他们的“真身”,是上海总工会主办的工人报纸《上海工人》。

  1927年后,中国共产党的活动转入秘密状态,其报刊大都是在秘密、艰苦和动荡不安的环境中出版发行的,遭查封收缴的甚多。为迷惑国民党报刊检查,这一时期共产党在白区的报刊发行大都不断变换刊物名称,或以伪装封面的形式出版。

  1927年8月23日创办于上海的《上海工人》便是如此。该报传达中国共产党中央和全总关于工人运动的指示,通报上海工人运动的组织情况以及斗争消息。

  

  《上海工人》第27期第1版

  中国首个“劳动节纪念”专号

  

  《新青年》“劳动节纪念号”(第7卷第6号)(左)、《新青年》编辑部旧址,环龙路老渔阳里(今南昌路100弄)2号(右)

  《晨报副镌》是五四时期著名的“四大副刊”之一,1916年创刊,原为北京《晨钟报》第7版,后改版独立发行。五四前后,《晨报副镌》是《新青年》之外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、介绍俄国革命的主要阵地。所出的“劳动节纪念”专号、“俄国革命纪念”专号,所辟的“马克思研究”专栏,均为中国报刊之首举。

  

  《晨报副镌》“劳动节纪念”专刊(第111期,1923年5月1日)

  

  《星期评论》“劳动节纪念”专号。1919年6月8日创办于上海的《星期评论》,是五四时期重要的新文化刊物,是早期国民党人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主要阵地。(左)《星期评论》编辑部旧址,白尔路三益里(即泰和坊,后为自忠路163弄)17号(右)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