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资讯

栏目分类:

两会·议政录杨凯生委员:这轮去产能不能走老路

  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,“去产能”成为“两会”热议话题。全国政协委员、银监会特邀顾问、前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这一轮淘汰过剩产能,要充分考虑市场化环境,按照依法处置思路,避免走过去行政化的“老路”。

  杨凯生说,上世纪90年代,我国经历过一场大规模的产业结构调整,去除过剩产能。但现在情况和当时相比,已经有了很大变化。

  “比如说企业,当时的银行产权结构相对单一,当时要调整的企业大部分是国有独资企业。涉及的职工是国有企业的职工。涉及的债权人——银行也是国有独资银行。”杨凯生说,因此当时政府有可能设计出一套比较有行政化色彩的政策措施,来解决有关问题。

  杨凯生举例说,当时企业在银行设定了抵押的一些资产,在企业退出市场时,把这些资产处置变现后,银行也放弃了优先受偿权,而是用于集中安置下岗职工。另外,当时成立的资产管理公司,从银行接收不良贷款,是按照不良贷款的账面值来接收的。“一块钱的不良贷款,花一块钱来买的。”杨凯生解释,“不良贷款处置回收以后,会有一部分收入,但这部分收入肯定不足以抵偿他的账面值。资产管理公司以1:1等价收购,处置不良资产肯定会造成损失,这笔损失最终是由财政来解决的。

  杨凯生认为,这套做法当时设计得非常巧妙,叫“以时间换空间”。这套做法使得企业卸下了历史包袱,使得银行具备了财务重组能力,最后创造条件改制了、上市了,因此那轮改革是比较成功的。

  放眼现在,杨凯生认为,现实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。“企业不仅仅是国有独资企业,过剩产能也不仅仅表现在国有企业,所涉及的职工也不仅仅涉及国有企业,大银行也都已经改制上市,而且是海内外上市,中小银行的股权结构更趋多元化。”

  他认为,在这样的情况下,当年所采用的这些行政化的措施,或者说行政化色彩比较浓的措施,现在要简单地使用,可能会有一定困难。

  “需要对现在产能情况认真测算。”杨凯生说,各地属于过剩产能的企业有多少?这些企业的上游下游涉及面有多大?如果有些职工需要下岗分流的话,当地再就业的空间有多大?安置这些职工的费用大概要多少?哪些是社保渠道可以解决的,哪些应该有财政渠道解决,哪些是应该由其他股东负责的?这些企业的净资产还有多少?欠银行的贷款有多少?相应地,还要核算这些企业的贷款如何核销不了,银行承受不良贷款的能力有多大?距离发生系统性风险、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还有多远,等等。

  杨凯生说,要把这些问题认真地盘算好。“当年处置这些问题,付出的成本都是财政负担的,只不过是财政‘左口袋进,右口袋出’,是‘今天出还是明天付’的问题。杨凯生说,今天如果简单地全部依靠国家财政来解决这个问题是不尽合理的,因为市场化程度已经提高了,所以在这次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的过程中,可能要坚持依法处置的思路,坚持市场化的改革取向,这样,才能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。

返回列表